【All幻】火漆(上)

#严重的ooc

#cp为all幻

#标题是我瞎取的

#文笔诡异且有时不时的意识流

 

      从猫头鹰嘴中接过信件和一个袋子。

      红色的火漆印,印的是玫瑰花。小心翼翼的揭开,拿出信纸,上面写着。

尊敬的紫堂幻:

 

      您好!

   

      早就听闻您通灵能力很强,希望您能帮我一个忙。我会付上20金币做为订金,在事成之后还会有一笔钱送来。

      我希望您能帮我找一个人,他现在已经在亡灵的世界了。我曾近委托过许多通灵者,但他们都无法找到他。他叫金,身前是一位法师。希望您能通过通灵的方法找到他,具体内容我会在接下来的信件中阐述。

                                                            新历31年

 

      紫堂幻读完信上全部信息后,把信随手放在一起寄来的袋子边。没有著名,只写了年份的委托信,且只写有短短几段话。不像是一般的委托信,紫堂幻并不是一位很有名气的通灵者。

       他只参加过所有人都可以去的,魔灵(魔法与通灵)商讨大会。紫堂幻也认识金,并且他们就是在魔灵商讨大会上认识的。

     “谁会给一个无名小卒如此多的定金。会是她吗?”紫堂幻把视线撇向那个打开的袋子说,“居然真的给了这么多……”

      翌日,紫堂幻启程前往咏雾森林。他要去见一位有名的魔女。

藤蔓缠着树干,沼泽遍地,终日雾气不散,毒物横行却生长着许多奇异的植物,这里有着最“丰富”的生态系统,一小部分魔药师,选会择居住在咏雾森林附近。进行魔药炼制或者研究。

      有这样一位魔女,她敢于直接住进咏雾森林,她便是——凯莉。

凯莉被外界称为星月魔女,她擅长观星占扑,炼制魔药对通灵也有所了解。她养了一只名叫星月刃的黑猫。

      凯莉所居之处以黑白为主体,有三根尖塔。玫瑰窗上镶嵌着一幅幅图画。飞扶壁上刻这繁杂的图案。横翼凸出甚少。层层尖券,修长的束柱,外围是铁栅栏。院子里种着观赏性的花卉。

     “你来找我干什么?”

       凯莉抱着星月刃做在沙发上,看着来访的紫堂幻。

       紫堂幻没有回答凯莉的问题,只是拿出那封委托信。凯莉看到紫堂幻手里的委托信后,对着紫堂幻说:“你不会是认为,我会闲着没事给你寄委托函吧。”

      “我只是来确认一下事实。”

      “我还没那么无聊。”凯莉站了起来,把星月刃放在了沙发上说,“这火漆印…一看就不会是我的。”

      见寄信人不是凯莉,紫堂幻只好离开。而凯莉在紫堂幻离开后,转身走向阁楼。凯莉点亮蜡烛,拿出一套预言牌。她打乱牌的顺序,开始进行预言。她抽出五张牌摆在木桌上。

      凯莉依次翻完牌后,脸色变的凝重了起来。

    “你不会来真的吧。”凯莉看着占扑结果说,“想不到啊……”

      回家后,紫堂幻见桌上摆着第二封信件。同样的火漆印花,只是颜色比上次要淡很多,看起来像是粉色。

      紫堂幻拆开信件,信纸上写着。

尊敬紫堂幻:

 

       您不必去打探是谁寄来的委托函。您只要找到金,然后完成我要您去做的事,就能够得到您的报酬了。您现在只需要找到金就好了。其他的事之后会继续详谈的。

 

       又是只有短短几行字,这一次连年份都没写。

       无奈紫堂幻只能开始进行通灵。这一次只是寻找金的思维所在,紫堂幻决定只使用沙之镜。

      沙之镜是一种通灵时使用的道具,通灵者可以用它观察和与亡灵交流。沙之镜是圆镜,使用时要朝镜上滴血,并轻声呼唤要找的人。沙之镜是通灵道具中最使用方法简单的,也是最容易打断的。

       还有一种危险巨大的通灵方法。让通灵者处于濒死状态,再借助魔阵让意识去往亡灵的世界。这种方法风险大就大在,如果在亡灵的世界待的太久便永远无法离开,也就是死去了。如果打断使通灵进行通灵,会暂时让通灵者身体虚弱,无法进行通灵。

       并且濒死通灵方法需要很多的经验,如果经验不足,无法成功进行通灵。大多数通灵者都会选择去淘旧书和笔记,以便于让通灵成功几率增大。

      亡灵的世界是黑白的,紫堂幻早就已经习惯用沙之镜去观察那个世界了。

      紫堂幻将手放在镜子两测,轻声念起金的名字。镜面上的血变得像墨汁一样黑,最后陷入了镜子里。

      半分钟后,什么也没发生。但紫堂幻感受到了金的思想波动(通灵者可以感受人的思想的波动),金拒绝了回答。紫堂幻又念起金的名字,无果。反复试了多次,毫无成效,紫堂幻决定先放弃。待明天进行第二次通灵。

      紫堂幻把沙之镜收好。

      一只猫头鹰飞了进来,猫头鹰把第三封信,交到紫堂幻手中后,便飞走了。乳白色的火漆印,又是熟悉的玫瑰花图案,小心掀开,拿出信纸。

亲爱的紫堂幻:

 

       如果金没有回答您,请不要惊讶。如果金回答了您请记住,您一定要问他。

       你把四月天藏在哪里?

 

      虽然紫堂已经习惯自己的委托人不写日期和署名,但紫堂幻还是好奇这句话的含义。

     “四月天……”紫堂仔细的审视起这句话,“好像,金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紫堂幻陷了入沉思。

      四年前,魔灵商讨大会。

      魔灵商讨大会,大多都是邀请一些初出茅庐的通灵者和法师(皆指所有会魔法的人,通灵者不算是会魔法,所以分开叫)。再邀请一些有名的学者进行演讲,为期2个月的活动。

       紫堂幻孤单一人,坐在最后一排听讲座,他拿起笔开始认真的记笔记。这时,一只手搭在了紫堂幻的肩膀上。

      “请问,这里有人吗?”那人说,“我可以坐在这吗?”

     “没有,请便。”

      搭话的是位少年,金色的短发,穿着一身的黑袍。面带微笑的看着紫堂幻。同时也拿出一本笔记本。

     “你好,我叫金。你也是魔法师吗?”金问道。

     “不,我不是魔法师。我是一名通灵者。我叫紫堂幻。”

     “原来紫堂你是通灵者啊!要不要加入我们的研究小组啊。”金说,“是关于,亡灵的世界能否干预生者世界的研究。”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通灵者,还没厉害到可以参加实验项目的地步。”紫堂幻连忙挥手拒绝说,“我对研究没什么帮助的。”

      见紫堂幻拒绝,金也没有强求。继续和紫堂幻谈起关于魔灵商讨大会的事。他们谈了将近两个小时后才分开。离开时,金还给了紫堂幻他的联系方式。在魔灵商讨大会期间,紫堂幻接受了金的邀请,参见了他们的实验。

       魔灵商讨大会结束后,紫堂幻照着金给的地址找到了金。

       研究的赞助商是圣空家族,这个家族地位显赫,曾赞助过许多实验。这个实验也是被他们赞助的之一,但经费不如大实验多。

       研究小组一共有四人。金、凯莉、紫堂幻和罗德烈。他们四人分别是魔法师、预言魔女、通灵者和魔药师。

       一开始的研究算不上顺利,紫堂幻对理论知识了解的非常充分,但在实践方面有时候总是失手。紫堂幻毕竟刚刚成为正式的通灵者,并未接受过多少单委托,对实践方面有差错是正常不过的事。

       而参加研究的却都比紫堂幻要有经验。

       首先,预言魔女凯莉已经在外界声名远扬;罗德烈在魔药界也算小有名气;金虽不算有名但他天赋异禀。总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着紫堂幻,他也不知如何是好。

       罗德烈总是和紫堂幻说:“紫堂,其实你只要多试几次就好了。我当初也是这样的。”

       某一天,实验失败后,金约紫堂幻出去。那时是傍晚,落日的余辉照着二人,金问紫堂幻:“紫堂,我在你眼里是什么?”

       紫堂幻看着金,不知该如何回答。紫堂幻说:“金,你像是我的太阳。”

     “如果我是紫堂你的太阳,那紫堂你就是我的四月天啊。我最喜欢四月了。”金微笑着对紫堂说。

      想到这里,紫堂幻开心的笑了起来,可是才笑了一会就又停下了。露出一个苦闷的脸。

       随后便拿出沙之镜开始进行通灵。

      与上次一样的步骤,这回金终于选择了回答。沙之镜映出金的样貌,金依旧微笑着看着紫堂幻,不过这回是黑白的。

    “金!”紫堂幻照着信上的问道,“你把四月天藏在那里?”

    “紫堂,你就……”

    “啪”是镜子的破裂声。

      沙之镜破损时两个世界无法交流,紫堂幻也无法听完金说的话。

有人故意不让我不与金接触,这是怎么回事?紫堂幻不敢相信的看着碎掉的沙之镜。能直接用魔法摧毁通灵道具,目前只有那些人可以做到。

      傍晚的晚霞,橘红却不刺眼,美丽却又短暂。

      有人敲响了紫堂幻家的大门。

    “有人在吗?”敲门的人说,“紫堂幻你在吗?”

      打开门,罗德烈正站在外面。

    “有事?”紫堂幻问道。

    “有一件是要和你说。”罗德烈看着紫堂幻说,“我能进来说吗?”

      紫堂幻默默点头,请罗德烈坐下。屋子不算很大,普通的两层式建筑,简单的装修。

    “紫堂,你最近是不是收到了一封委托函。”罗德烈拿出一张纸说。

    “是的。”紫堂幻怀疑的说,“罗德烈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还有些事,你先拿着。”罗德烈把那张纸塞给紫堂幻说,“无论如何,都不要在继续委托下去了。告辞。” 

      望着罗德烈离开的背影,紫堂幻满心疑惑的看着那张纸上的字。盯着看了很久,也看不出什么花头。

      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晚上睡的并不安稳,紫堂幻依稀记得自己有做过一场梦,可怎么回忆也记不起来。对于通灵者来说梦是可以完全记住的,他们对于思维的控制比常人要高出几倍。

       而且紫堂幻的大脑告诉他,这绝对不是一场普通的梦。

       猫头鹰粗暴的戳着窗户玻璃,这只猫头鹰与上几次送信的不太一样。它的毛色比上一只要纯正,脾气比上一只要暴躁,就连送来的信都和上一次不一样。

       火漆是一个花体R字,信纸采用的是高级用纸,里面还捎来了一条项链。项链是姬金鱼草的花纹,还镶有一颗橙钻。信上写的非常简单。

很渣的紫堂幻:

 

       渣渣,你再做那委托试试?                                                 

                                                                                              嘉德罗斯

 

                                                                                             新历31年

      嘉德罗斯居然会给我写信,紫堂抬头望着天花板。

      嘉德罗斯是一位天才,出生于圣空家族,其地位显赫。而嘉德罗斯自小便对魔药学和占星术研究深入,长大后更是直接成为最强的魔法师。对于这样的天才,紫堂幻都是敬而远之。他并不记得他和嘉德罗斯也多么大的交情。

     “我好像见过嘉德罗斯,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紫堂幻捂着自己的额头,在脑中疯狂寻找关于嘉德罗斯的记忆,却什么也找不到。

      猫头鹰打断了紫堂幻的思绪,它送来的第四封委托函。熟悉的火漆花纹,这一次是蓝色的。信件内容却又是那么让人琢磨不透。

尊敬的紫堂幻:

 

    您不必再意他们,请您继续吧。

 

      为什么他什么都清楚,委托者到底是什么人。紫堂幻放下信,拿出一本已经泛黄了的书。用古语写的通灵者之书,还有书前主人的笔记与批注。这本书是紫堂幻从莫索里旧书店淘到东西。上面详细的记载了上百种通灵方法。

      可以说是通灵者们最想要的书之一。希望购买此书的也多,当初因为这种本书,大打出手的人不在少数。紫堂幻之所以,可以从众人手中淘到此书。还要多亏一位小哥帮他紫堂幻留着这本书,不然他也没办法买到这本书。

      紫堂幻现在只记得,小哥是位戴着帽子和红围巾的黑发少年。紫堂幻还不知道小哥名叫什么,脸也没看清只是依稀的记得他的着装风格。

 

①死后意识的所在之地


解释一下火漆的颜色:

1.红玫瑰(第一封信):代表热恋和浓烈的爱

2.粉玫瑰 (第二封信):代表初恋和甜蜜的爱

3.白玫瑰(第三封信):代表纯洁和纯真的爱

4.蓝玫瑰(第四封信):代表善良和清醇的爱

 

嘉德罗斯的项链:

姬金鱼草的花语:请察觉我的爱意。

橙钻:天然橙钻的形成是受钻石内部碳晶体结构和微量元素氮的影响而呈现出橙色调。纯正的橙钻在自然界中极为罕见,因此橙钻的价值极高,大部分橙钻都被个人所收藏。(来源网络)


tag有点私心,别打我

评论(12)
热度(99)
 
 
 
 
 
 
 
 
 
© 赋水仙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