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幻】恍

#文艺肉(清水) 黑幻私设名影

#严重OOC 雷

#小学文笔

#学院pa

 

      紫堂幻有一个表弟,名叫紫堂影。

      紫堂影是个学习成绩优良的少年,长相与紫堂幻略像。但不同与紫堂幻一头的紫红,紫堂影则是深紫。

       由于学习的关系,紫堂影暂住在紫堂幻家。一起上下学。对于紫堂幻来说,紫堂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幻虽然学的很努力,却很难考到像影一样的成绩。这显得他在影面前有些自卑。不过每一次影都会鼓励他。

       表面看上去很难接近其实是个还不错的人,幻想。

     “幻,毕业后你要去哪?”

       幻一愣,心想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影问这个问题也很正常,只不过为什么一想到影要离开就莫名的伤心。

     “我还没想好,影你是有什么事吗?”

     “毕业后我就要走了。”影说,“不说了,我睡了。晚安!”

       接下来一个月,影很少和幻搭话。以至于幻认为是自己太弱了,所以才被无视。其实不然。

       如果说阳光能让人产生爱情,那么午后的阳光就是爱情的魔药。

       阳光像镀金一样铺在人上身,微笑像爱神的箭一样刺入影的心底。他将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温暖的午后。夏天的阳光闪耀却不扎眼,温暖却不灼热,美丽却不永恒。

       那天放学回家后。

       影把幻叫到自己房间。

       影让幻和自己一起坐在地上,地毯是羊绒的,很柔并且很新。

       影从后背搂住了幻,把头埋在他的脖子处。幻对此十分敏感,想摆脱却发现摆脱不了。看着这个抱着自己的人,居然红了脸。

       这家伙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幻想。

     “幻,我有事对你说。”

     “影,你有什么事吗?可以先放开我吗?”

     “幻!”影的话很坚定,“我爱你,不是对家人的那种爱。”

     “影你…爱我?!”

       影只是继续抱着幻没有做回答。影眼中闪过一丝悲伤与无奈,手开始不安的摸索了起来,影摸着幻的脸。皮肤保养的并不算好,不够光滑细腻,但却少有青春痘。少年的脸庞带着惊讶却毫不紧张。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爱和恨需要理由吗?那么,你爱我吗?”影问,他当然希望回答的是爱,但是影觉得这不太可能。

      他会我爱我吗?影想。

    “我……”幻带着哭腔说,“爱,我从一开始就爱着你。”

       影抓住了幻的手,他们握着彼此的手,幻转了过去,四目对视。眼中藏着涉世未深的纯真,像是星辰大海,或是海枯石烂。恰好在这一天许下诺言。如果可以他们将永不分离,将不离不弃,他们永远爱着对方。

      河边芦苇随风摇曳,月色只是温柔的铺撒着这个世界,接受着照耀着这个世界。窗帘被夜风带起,光勾勒出这油画般的场景。如果可以选择,愿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愿目光不再锐利,愿云不再遮住月光。

       灯被关了,夜晚在慢慢消逝,时间在流动。幻把脸凑了过去,影吻了上去。没有多么激烈,平静的找不出一丝水花。任凭风刮,也不停下。

      爱绝不停留在肉体上,肉体只是用来让精神与灵魂达到一致。

      绯红的微醺,微微的燥热,爱情正在酿造。胆怯都抛之脑后,开始便很难结束。

       影把幻压在身下,尽情的抚摸着幻,幻从原来的羞涩,到享受这份愉悦。

       从平稳的呼吸声慢慢变得急促,快乐超过了害怕,眼中只剩下兴奋。两人心跳加速,他们互相褪去衣裳。

       冰凉的手与炙热的皮肤,刺激着他们二人的神经。影埋在幻的胸口,幻扬起头,瞥向那灯的开关。呼吸的气流在幻的胸口徘徊着,幻脸已经红透了,在这夜色中是如此特殊如此诱人。

       第一次的啃咬伴随着诱人的吟叫,玫红的烙印见证着这场非同寻常的交融。

       黑暗中他们看不清对方的脸,却可以感受到对方。

       渴望是如此美妙,影把幻的腿抬起,他们正在做一件很久以前就想做的事。

       无法忍受的痛和爽快的感觉,相互交织,这是他们二人第一次的震颤。进去出去的频露正在慢慢增加,在害怕和兴奋中进行。

       幻捂着自己嘴,不敢叫的太大声,却又不想停下这场盛宴。

       此番嬉戏他们永生难忘。

       穿好衣服互相拥吻着对方,直到破晓十分才停下。

       东方翻着鱼肚白,夜风离开了这里,河边的芦苇停下了摇摆。蝉又开始叫了,为这对爱人献上诗歌与祝福。

        在毕业多年后,影再一次碰到了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人。

————————————————————

其实清水文,不算是肉,还OOC。

文艺也不太算吧。

评论(2)
热度(31)
 
 
 
 
 
 
 
 
 
© 银月城的月色 | Powered by LOFTER